荼蘼石转

【原创】汝之彼岸(0)


汝之彼岸 (0)


“数百万年前,魔族叛乱”

秦枫夜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,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身体的灵魂已经改变的事实。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秦枫夜是一个废柴。

大墨帝国,名字取自帝国的第一任皇帝——墨帝,这个大陆东部沿海的国家同时拥有着大片的大陆腹部的森林。与其他两个帝国不同,大墨帝国偏向于理论和实战相结合。那里的人们喜爱元素师多过于武者。

前十级是分不出元素师与武者的,一般人在5、6岁时就能达到10级左右的水平,在觉醒后,就可以区分了。元素师是拥有醒纹的,醒纹的颜色和花样的繁杂程度可以反映出这个孩子的属性与天赋。相比于固定了发展道路的元素师,武者的可塑性更好。大刀、长枪、棍棒、软鞭、弓箭、长剑......等都可以作为修炼的方向。

但是秦枫夜不同,今年13岁的他仍未觉醒,至今等级还未突破3级,别说是放在秦家这样的血脉家族,就是在平民中也是要被看不起的。

说到血脉家族,就不得不回看一下千年前的历史,当时是墨帝执政的时期,墨帝手下有一支幻兽大军,其中领头的是六只拥有极高的天赋和实力的幻兽,他们分别是:暗灵幽狐秦子规,幽蓝海妖蓝幽,远古银蛟尹落,金纹雄狮金畅,大地雄狮火狄和金翅大鹏橙羽。

前四位的血脉流传至今,形成了四大血脉家族,天赋比一般的人要高,因此家族内的元素师就出得多。而后二位的血脉渐渐稀薄,也就无法形成一个家族了。不过现在人们的体内或多或少都有些许的幻兽血脉,只不过不如血脉家族的精纯罢了。

每年首阳和兰秋的头日,会举行血脉和天赋觉醒。在这两天,大墨帝国的不少学院会派人去各个较大的城招生。(大墨帝国的学院是12年制的,与其他国家和势力的学院比起,算是比较长的了。)

而今天,正是首阳的头日。秦家私学也特地放了一天假,好让学生们去参加这神秘而隆重的觉醒仪式。

“诶呦喂,这不是我们的十四少爷秦枫夜么,怎么着,今个到我这儿来了呢?”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拦住了秦枫夜的去路。秦枫夜认识这个人,他是秦城城主的二儿子秦枫洛,在族中行七,也是害死原来那个秦枫夜的凶手之一。枫夜眼见路被堵住了,便扭头想要换一条路走。



【喻黄】剑殇



黄少生贺,文笔差,可能OOC


    战争结束了,人类获得了胜利,处在第一防线的蓝雨军伤亡十分惨重,约四分之一的人死亡,剩余的人或多或少都挂了彩。


    喻文州本是蓝雨军中的佼佼者,在这次战役中被伤到了手臂,使得灵活性变差,随行的军医说他不能够再一次上战场杀敌了。


    由于喻文州优秀的战术思想,上头想让他做指导。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,喻文州拒绝了这一认命,退伍回家。临行前,喻文州把他心爱的剑送给了自己的队员——剑圣黄少天。


    喻文州带着自己最初学习剑法时使用的那把木剑,在城里游荡,他已无家可归。


    当时有一个大家心知肚明的规矩,退伍的军人可以到有钱人家门口,对主人说,你给我点吃的和钱,主人一般都会给他们,因为如果不给,他们会自刎在这家的门前,而这被视为极大的羞辱。


    文州就找了一个富贵人家,想要一些食物,那家人约莫是看出来了他的手伤和那把木剑,讥笑着说,那你就去死吧。喻文州愣是用那把无刃的木剑自杀了,死相凄惨。那家人连忙把痕迹清理干净,仍是装作无事发生。


    等到战事完全平息,成为了队长的黄少天兴冲冲地去找他的前队长时,听说了这个消息,当时眼就红了,随性的人连忙阻止他,却被硬生生地推开了。


    有人问黄少天,他只是你的前队长,还是个没用的手残,你至于这么想念他吗?


    当时的剑圣已化身为妖刀,凌厉的眸扫过。你不懂,他说。


    当时有规定,不得滥杀平民,若非如此,黄少天早已将那家主人砍死。(用砍好像血腥了一点)


    那家的手下有许多武士,黄少天冷静过后就向那些武士下了约战书。


    那些武士都听说过黄少天的威名,然而避战会成为他们的生涯中无法抹灭的污点。当时的人们都极其看中名声。纵然心下惶惶,他们仍是应了战。


    到了约定的那一天,黄少天前往了武士们所在的地方,按从弱到强的顺序进行挑战,每赢一个人,就讲那个人的发髻削去。


    发髻是武士身份的象征,若被削去了发髻,就跟剥夺了这人的武士身份一样。


    那些武士都是实力不错的,可在黄少天的实力碾压下,这些都不够看。


   那家主人正巧有了一些事,需要武士帮忙完成,便送信给自家武士,可是一个个的都送回了拒绝信,有的告病,有的说自己家里有事,有的说自己正在修炼到了紧要关头,有的干脆连回音都没有。


    那家主人这才发现,自家武士被教训成这样,可是他本就理亏,且黄少天一切行为都没有违反规定,他无法去告,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 虚空茶楼生意红火,不仅因为他们的茶好,茶点好,还因为他们有很棒的说书先生,其中一位故事讲的特别好,总有人每天等着听他讲故事。可是这位先生不喜与客人沟通。


    小孩子们都喜欢听英雄的传奇故事,经常围着听故事。


    “先生,那剑圣最后怎么样了?”一个小女孩怯生生的问。


    “黄少后来对那些有疑问的人说,你们不懂,有了他,我才是剑圣,他是我的魂,如果没了他,我又怎么担得起剑圣之名呢。我现在只能是一把妖刀了。” 李迅悠悠地说,“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军营里时,身边带了一个孩子,那孩子神似已故的喻文州,他们离开时,大家都清楚地听到黄少管那个孩子叫了一声文州。”